27
2012
11

不花钱怎么做推广?

 这个话题和最近接触的两个项目有关。

一个是佳木斯的商服项目,体量比较小,只有30套,还有17套没有卖。

在二次开盘前,由于推广费用只有5万,通过案场反馈的是短信效果比较好,因此大部分都用于短信群发了。

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不花钱也能做推广呢?

王子曰在佳木斯的各地方网站上,包括赶集、58同城、百姓、百度贴吧,还有一些什么三江房产网之类,以个人的名义,发了一些贴子,售卖商服。

本来也没报着什么指望,但没想到还真为现场招揽了几个客户。

More...

26
2012
11

凭感觉说事

今天在案场呆了一天,是观察这个项目入户问题,也是为了尽量避免案场和业主发生冲突。

这个项目的入户时间从3月末不断推迟,一直到今天;上次答复说今天要供暖,并且具备入户条件,但今天依然没能供暖。

没能按时进户的原因其实很简单,缺钱;我正在做的另外一个项目也一直在市场沉寂,也是因为缺钱。

去年开始的宏观调控,对市场影响最大的就是这样的开发商:盲目乐观,完全不专业,缺少资金。

和他们对明年比较乐观的认知相比,我认为,这次国家的调控还要持续,而要调控的,正是这样的中小开发商。

More...

21
2012
11

警惕文革

《血的神话》已经看完了,作者也在不断的深入的进行反思,导致道县杀人风的深层次原因,最后上升到民族性上来。

王子曰以为,中国人的民族性劣根不可回避,但这并不是最根本的原因。国外,如德国纳粹时期、缅甸红色高棉时期,都曾出现过这种政权主导的大范围的滥杀风,所以这是“人性之恶”,并非中国人所独有。

关键在于理性的社会状态和科学和合理的社会制度,以监督和警惕这种“人性之恶”成为普遍现象。

最近利用空闲时间在看《夹边沟记事》,也是在建国初期,右派分子劳动改造农场发生的饿死人的事件。

More...

17
2012
11

尊重生命,不再看到“血的神话”

最近有幸从喷嚏网中看到了《血的神话》的评论,于是去网上搜了这本书的电子版下载下来,最近一直在偷空看,还没完全看完。

这本书介绍了1967年8月到9月间,湖南道县在“红联”和“革联”两个造反派斗争的背景下,在阶级斗争为纲的理论体系下,以“红联”为主,而发生的对“四类分子”的滥杀行为,造成包括自杀在内的近1万人无辜死亡。

此事的可怕之处在于,一是以“红联”(原人武部为主要成员)为主的政权机构,层层动员、层层监督,很多大队和公社就是“上级要求”的情况下开始滥杀的;二是为了避免报复与麻烦,很多“四类分子”(地主、富家、反革命、坏分子)全家被杀死,其过程残忍而血腥,甚至很多婴儿也被杀害,书中还特别介绍了杀人过程中的十种手段;三是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不符合被杀身份的人(贫农)也被杀,出现很多是为了报复、夺妻女而导致杀人的案例。

More...

14
2012
11

揽胜画面是怎么生出来的?

王子曰:今天真是揽胜大餐,刚刚发现了揽胜文案的经验分享,又在微博上看到了画面源起。

转自新浪微博 @静初杨非

More...

14
2012
11

揽胜文案说文案(转)

王子曰按:上次发“定江洋”系列的时候,还在说,想了解揽胜表现背后的策略形成过程。今天偶然搜到了揽胜任职的文案写的此文,虽然不够具体,但算是初步了解了这家公司的广告观和理念,而且确实有很多问题是很有见的的。


作者Villiva,五年来,他只服务过一家广告公司,北京揽胜。这也意味着,揽胜五年来的大部分作品,都附有他的心血和推动力。

More...

14
2012
11

那一抹甜蜜的忧伤

最近一段时间在闲着的时候,把以前的QQ空间日志又翻了一遍。似乎流逝的时光总是甜蜜而忧伤的。

那段时间对自己乃至整个人生都非常重要的一个人,是一个并不熟悉的人。她思维成熟而睿智,可惜天妒英才,因一场车祸而仙逝。

那时的我,比现在还懵懂无知。现在再回头看看她对我的评价和劝诫,似乎才真正能理解,而愰然大悟。

必须得承认,相比从前,我已成熟很多;但相对我的年纪,我还显得脆弱而稚嫩。

似乎我还总是带着男孩的青涩和学生的幻想,而缺少面对现实社会的狼性和男人的责任。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