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2012
11

放开那些员工?

王子曰虽然是个挂名的总监和副总,但有时也难免遇到如何管理公司、管理员工(虽然可能只是一两个)、管理流程的问题。

流程一是设计、二是执行。设计可以逐步完善,并不困难;难得是执行。执行中,难的是人的管理。如果再考虑到公司人不断的来不断的走,人的管理真的是企业中高管理者的难题。

现在的员工,当然,包括我认识的最清楚的我自己在内,奴性重、主动性不强,但却又冲动而脆弱,受不得批评和压力,经常性的“大不了不干了”的思想冒出来。

所以,一个公司中真正能够创造价值的,只是20%的人;在我现在的公司里,可能20%都不到——王子曰并不在那20%里。

More...

08
2012
11

揽胜的定江洋系统平面稿


揽胜的这套作品原来只见过几篇零碎的稿子。版式简单,文字暴力,毫无美感。

但策略出奇的强,文字出奇的有穿透力。

其实,这样的稿子,我们完全可以执行得出来;问题是,背后策略的形成和甲乙方的共识,是如何达成的——这一直是王子曰想要了解的。

或许,这是杨海华对市场与客户敏锐的洞察能力,甚至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

担心效果?反响很大呢。这样的广告,你敢说不成功吗?


More...

03
2012
11

莫言你如此正义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目前为止第一个被中国承认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褒之,谓之历史之开创者;有人贬之,为之党之喉舌,体制内作家……

人们总是善于站在道德制高点去观察一个人,先预设出身和立场,然后挥舞起大棒打下去。于是才有文革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倘只是从他誊抄《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来看,又从他是作协副主席和中共党员来看这种身份来看,此人大概在普世的道德上是靠不住的,估计只会给某党唱唱赞歌,粉饰一下太平盛世——这种人怎么能配得上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由于王子曰本人之前并未读过莫言的著作,因此不敢断言。

More...

02
2012
11

我依然爱你[妻作]

如果你是一张白纸, 褶皱而又泛黄, 不能再书写篇章, 那,我依然爱你。 我会将你折纸飞机, 一同飞往天堂。 如果你是一张桌子, 破旧而又苍凉, 不能再珍藏, 那,我依然爱你。 我会依偎在你的身旁, 直到地老天荒。 如果你是一滴眼泪, 模糊而又浑浊, 远离了明亮, 那,我依然爱你。 我会努力学会坚强, 不会将你遗落。 如果你是一根拐杖, 弯曲而又腐化, 支撑不了我的身躯, 那,我依然爱你。 我绝然不会将你丢弃, 我会将你放在阳光下, 和我一起安睡。 无论你是…我依然爱你… 只因血液里有你, 一路追随你, 爱你,疼你,念你一辈子…

01
2012
11

哈尔滨典型项目产品建材配置标准及参考价格

哈尔滨典型项目的产品配置、建材标准与项目售价。

地源热泵供暖制冷系统;同层排水:据了解,同层排水系统每平米多增加建筑成本约20-40元;新风系统:据了解,新风系统每平米多增加建筑成本约350元以上;户式中央空调:大约每平米在300元以上;中央吸尘系统:每套进口的常规在1.3万元左右(手柄不带开关的价格,带开关功能的至少在1.55万),国产在1.2万元左右(手柄带有开关);无负压变频供水设备:每套约40000元;垃圾粉碎系统:据了解此设备的价格可控制在每个2000元左右(一户配备一个即可);Low-E玻璃:据初步了解,Low-E玻璃的建筑成本约为每平米120元左右;周界防范、电子巡更;一卡通门禁系统:门禁系统成本在1000-2000之间。


More...

31
2012
10

自画像 诗一首

 文功不上乘,闲来无事争。非是大英雄,一介弱书生。

29
2012
10

民主和民粹

民主就是允许各方势力和立场、竞争和多元;民粹就是“大多数的暴政”,就是大多数一致时,要消灭不同意见,保持观点的一元化。
从这个角度再来看宁波具体的这个事,我觉得也算不上民粹。民众表达自己的思想,应该有这个自由。——从这个角度说,最后也不应该是政府和专家“去教育”民众PX确实安全,而是应该有一个平台:政府、厂方、两种意见的专家和民众、包括媒体,一同来讨论和辩论这件事。
最后,由宁波本地人投票,尊重多数人的意见。
虽然可能确实有遗憾,好好的项目和好好的发展机会没了——但,这就是民主,要尊重大多数人的意见。
再啰嗦一下:建厂的事,无关民粹。区别在于:
所有人投票,要不要建厂。多数人不同意,不建。——这是民主。
所有人投票,大多数人同意,把之前同意建厂的那少数人杀了或者关进监狱。——这是民粹。
因为民主和自由还有法制从来是一体的。我有同意的自由,你也有不同意的自由。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