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2013
01

《南方周末》,王子曰挺你!

元旦几天,忙于家务事,没怎么上网。

偶然发现“庹”字火了,还不知道什么原因。

后来有时间,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广东宣传部长姓庹的,竟然擅自修改了《南方周末》的新年寄语,在不断的审查、做废命题、删减内容之后,竟然又把手伸到更进一步,直接在已经定稿的版面上修改,这已经是触犯了新闻自由的底线。

姓庹的可能是个过于小心和保守的官员,也可能沉醉于权力使用的快感,但他的作为,和他所代表的势力,为中国的前途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而南方系强硬的态度,体现了新闻人应该有的坚持和信念。他们并不孤单,我愿在支持者中占据一个位置。

More...

28
2012
12

关于公司运营的杂乱思路

今天,在地产群里,有人发了这样一句话:

不会游泳的人,老换游泳池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不懂经营爱情的人,老换男女朋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不懂管理基本功,老换员工和客户是无事于补的。自己是一切问题的根源,要想改变一切,首先要改变自己。

其实王子曰现在所在的公司问题颇多,在王子曰入职的这不到一年中,公司业务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公园工程项目上;另外从业务线上来说,服务的都是一些比较尴尬或不专业的开发企业或项目;从公司员工上,流动极大,包括老员工也走了几个。

More...

19
2012
12

最近比较文艺男青年

 首先是利用上厕所、公交车、睡觉前的时间,陆陆续续地用手机看了《血的神话——湖南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夹边沟纪事》、《中国近代史》(港版、徐中约著)三本书,都和历史相关,对中国的近代历史,有了宏观和微观的认知,反而有点迷失了。

大概是由于面对历史的广袤而深深的无力和自卑吧。

柴姑娘出书了,《看见》,订了一本。柴静是我比较喜欢的主持人。

另外是由喷嚏网上看到的一篇文章引起,到了“少林修女”的豆瓣,最近看了她所有的文章,写得很有意思,文风很剽悍,好玩儿。

More...

13
2012
12

中央编译局衣俊卿迷雾

昨天,大学同学在群里转发了天涯的一篇贴子,关于中央编译局衣俊卿局长生活淫乱堕化的爆料。

可惜打开的时候,贴子已经被消失了。

今天,又在微博中看到有人贴出事件相关人常艳的博客声明,声称“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是文学作品,并在抑郁病中所发,并致道歉。

又百度了一下,略知此事大概如下:

More...

09
2012
12

局部

周六的公交车上人不多,天气很冷,112路姗姗来迟。

车上有空座位,车窗上结着厚厚的冰霜,将窗外的风景隔绝;只在临近窗缝的位置,有几条能够窥视局部风景还透明的缝隙。

只能看到局部的灰色的天空,还有海城街上待拆迁的屋顶,和豪无规律四处伸展的树的枝桠。

这时的世界只是一个局部的世界,局部的天空,局部的房子,局部的树——局部的城市。

在这个局部的世界里,有这个城市不多见的老建筑,有这个城市不多见的屋顶雪,有这个城市不多见的自由生长的树——更多的树已经被市政修剪的规规矩矩。

More...

06
2012
12

被雪掩埋的世界

今天的哈尔滨感觉格外冷,阴沉沉的,灰蒙蒙的。

已经下了两场大雪,覆盖不了城市,却能够在高速路上,看到两边的村庄,绝大多数已经被覆盖。

生活就如同这冬天的景象一样,了无生机,毫不光明。

有人声色犬马,有人拼命劳碌,命运无法给每个人同样的公平和平等,也无法赋予每个人同样的禀性和幸福。

奥迪越野在被清理过的街道上呼啸而过,车内的温暖,让劲爆的音乐从窗缝中流出;

街道边的清洁工埋头扫雪,满脸冻得通红,鼻涕默默的流到地上。

我从他们中间走过,向着没有希望的前路。

04
2012
12

束手无策

佳木斯小体量的底商项目,经过前一轮的推广,只卖了一套,个中原因很复杂,有市场的因素,有产品的因素,也有推广被缩水的因素。

在缺少预算的基础上,目前缺少下一步能够有效实施的办法。

工作难点主要在两个方面:找人,成交。

找人方面:

一、招聘大量的本地置业顾问,无底薪,高提成,由置业顾问针对政府部门官员、企事业单位广告主进行直访,利用其人脉关系拓展渠道,形成销售。虽说项目是个小体量项目,应以快速消化为主,但这种办法容易造成口碑的下降,影响品牌形象(毕竟住宅在当天拥有口碑,开发商也算是大开发商)。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