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2020
05

怀念我的朋友——纪双刚

离纪双刚突发心梗去世已经很久了,久到我似乎感受不到,这个世界上明明少了一个人。

他是我儿时的一个小伙伴,小学同学。

听妈妈说,在幼儿的时候,他在摇篮里,因为炉子引燃了墙纸和棚纸,掉到了他脸上,以致于脸烧坏了。稍大一些,很多小朋友都很害怕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我看到他没有什么害怕的记忆,反而经常和他一起玩。

还记得他家园子里有一棵沙果树,他还给我拿来吃过。

不幸并非终止,好像在10岁左右,上小学的时候,他妈妈和爸爸吵架后,一气之下喝了农药,没有抢救回来,他成了没有妈的孩子。

More...

08
2017
03

日子越来越难过了

 今年集团工资计算以效益进行考核,结果这两个月的工资惨不忍睹。

如此看来,经济危机果然来了,四月份还要面临两次大的支出项,底子又一直薄,还有信用卡要还,看来外债又要新增了。

而且看起来,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工资能涨上去的希望。

难过。

21
2017
02

我来了

网站 一种落后的方式,相比微信公众号来说。

但还是来一下,证明他还在。

30
2016
09

世事变幻太快

 世事变幻太快,很常时间不打理这儿,很多链接都打不开了

更新的快,起的快,死的快。

不及时更新自己,不时常打理自己,就跟不上。

21
2016
09

说句话,证明我还活着

荒废了很久,上次的序也没了下文。

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吧。

年纪的增长,就是激情和梦想不断消失的过程。

03
2015
12

白驹过隙,又是一年

 这一年感觉过得如此之快,忙碌是忙碌,但是或者也是因为充实,时间也因此过得飞快。

很多事情,感觉还就是昨天刚发生,却已经是快一年前的事了。

很多事情,可能刚刚发生,我却不记的了。

浑浑噩噩,一向活得不明白,很难活得明白。

或许,也就是这么一辈子了。

20
2015
07

有点正事罢

渐渐走出也好,相逢何必曾相识,何必要往人的生活中去闯。

还有更重要的正事去做。

要赚钱。因为还有外债没有还,因为房子还没影儿,因为我姑娘还不能有不被人落下的生活。

要实现自己的价值。岁数大了,对此更有自己的感受。紧迫感。不能这么庸庸碌碌下去。

还差很多,还要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