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2014
01

乱了节奏

最近加班加得凶,甚至经常通宵。

于是就很少回家。

事业与家庭,还是真难平衡。

也苦了老婆自己一个人带孩子。

15
2014
01

自食其果

昨天客户的反馈意见过来,对提交的方案极其不满意。

这是肯定的,时间所限,经验所限,本身就为了交差,再加上能力局限,专业性还差很多,所以这个结果是再所难免了。

所幸又给了几天完善的时间,还要看自己在这几天能够迸发出什么样的能量。

但昨天下午开始头疼的厉害,所以简单先捋了捋要做的工作,十一点就早早回家了。

还好睡了一觉后,头不疼了。

今天得专心致志的调整和完善方案了。

08
2014
01

2014年1月8日

凌晨一点多回家,工作进展不多。

早七点半起床,陪女儿玩一会儿,到公司取了德仁的东西再次去奋斗路街道,帮他把初婚未育证明办利索,再去买奶粉。

到公司快十一点了。

一天又一晃而过。

工作交活儿的期限已近,发现自己的能力还是不够。

就这样吧。


07
2014
01

2014年1月7日

周日中午抛妻弃儿来公司加班。

直至第二日晚。只在第二日晨眯了三个小时。

晚上回家又出去洗了个澡,遭遇搓澡的问:打盐不?回曰:不打。于是被胡乱对付没有好好搓。

昨夜好觉。

10号要交活儿,但真正的工作还没正式开始。

服务对象各种乱事插入是一方面,人手不够是一方面,拖拉也是一方面。

比如今天直至现在还没动手。

下午周一过来,没有给予什么支持便走了,毕竟,没有什么回报积极性不高。

还得靠自己。

07
2014
01

人生就像梦一样

2014年的开年,日子过得非常紧张,主要是由于工作太忙,估计要忙到年前。

于是此前录的少年日记也停下来了,幸好正好是一本已经录完的节点。

所以,生活就是这样,总要有一部分注定要被荒废。


2013年过得匆匆忙忙,不太顺利,但又很快。

很多一年前的事情就像在昨天,很多事情又已经模糊。

我是个对生活的细节很少有记忆的人,时间于我,只是混沌。


可是过去的事情又是那么美好,即使我看过那时的记录会脸红。

More...

26
2013
12

【1998】8月4号-结束

8月4号     星期二     雨有时晴

       现在的心里像被掐住了似的,心里真是难受。只有这小小的日记本才是我最可吐露真话的朋友。31号去了罗泉,到了吴利红家,吴利红说,丁伟玲不照相,只有一次,去照相还没有人,说是打算过几天去勃利照。不过,现在伟玲在我心中真是个模糊的印象。而且在假期,又与许多女孩接触,发现她们都很好。但我不止一次在心中提醒自己,自己是属于伟玲的。昨天,突然见到了丁伟华,又像给我敲了一次警钟。是的,自己只属于伟玲。

More...

25
2013
12

【1998】7月22号-7月27号

98.7.22     星期三     阴转多云

       人世间,有好人,也有坏人。

       好人大于坏人,抑或“坏人大于好人。

       没有统计,我想大概统计的话,兴许不会有多少人说自己是坏人,但若在这个说自己不是坏人的眼前扔下几百或更多的钱,我想,不会有谁不去抢。

       上午,去七市。新风站上来一个颤巍巍的老头。我想让座,但问题是……我根本没座。我不忍看他艰难的样子,便转过头去。但一种关心之情又使我瞅了他一眼,还好,我舒了一口气,已有人给他让了座。还是有好人哪!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