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2020
10

记忆中的那枚女子

 大概是小时候,人生还长,充满无限可能,所以愿意幻想未来;

但现在,人生苦短,就愿意回想过往。

但回想起来,简单粗暴的给自己定义,就是傻逼一样的过往。

生于农村,长于贫困,懦懦而自卑,却又不坚韧勤奋;年轻不轻狂,却浮躁,乃至言语轻浮。

本该美好的记忆,却有点不忍回顾的灰色印迹。


早上路过学府路旅游技术学院,看到在迎新,不禁又想起我上大学的第一天的情景。

父亲把凑的学费缝在内裤,交钱的时候背着身子掏啊掏,我面红耳赤,却又告诉自己不能嫌弃。

校门口迎新的学姐,一袭白衣,平底皮鞋,手撑着伞,阳光洒下,就是梦中佳人的样子。

然后又跟着学姐加入文学社团“蓝血”。

也在给学姐打电话的时候,学姐不在,对她舍友油腔滑调,

也在图书馆前打群架,向学姐诉说心路历程,学姐说她当时恰好也在,也看到了。


只可惜,毕业后兜兜转转,没了联系。

赵佳音学姐,你在哪里,还好吗?


回忆总想哭,模模糊糊,怎么就不能清晰?

«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