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2020
05

怀念我的朋友——纪双刚

离纪双刚突发心梗去世已经很久了,久到我似乎感受不到,这个世界上明明少了一个人。

他是我儿时的一个小伙伴,小学同学。

听妈妈说,在幼儿的时候,他在摇篮里,因为炉子引燃了墙纸和棚纸,掉到了他脸上,以致于脸烧坏了。稍大一些,很多小朋友都很害怕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我看到他没有什么害怕的记忆,反而经常和他一起玩。

还记得他家园子里有一棵沙果树,他还给我拿来吃过。

不幸并非终止,好像在10岁左右,上小学的时候,他妈妈和爸爸吵架后,一气之下喝了农药,没有抢救回来,他成了没有妈的孩子。

再后来,初中没上完,他就不再上了;随着我上高中、大学再在外地工作,加上高中时家里搬离村子,就很久不见了。

前几天,小学同学建了个群,也不知道什么加了他;一天偶尔翻朋友圈,见到他发儿子的照片,很是感慨,微信上和他聊了几句,知道他讨了个老婆,生了儿子,很是为他高兴。

再就是去年,他儿子从炕上摔下来胳膊骨折,来哈尔滨做手术,找我打听医院;虽然我没帮上忙,但得知他在哈尔滨,去看望了几次,吃了顿饭。

也更了解到这些年来他走得不易,去外地打工也不顺,别人因为他的脸也不愿意跟他一起,好在在辽宁时通过网上聊天认识了现在的老婆,虽然是离异,但至少认可他,跟他回了村里过日子,还生了孩子。

还想着什么时候回村里再找他聚聚,没想到在清明节得知他突发心梗……

这个世界少了一个苦命人。

« 上一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